第97章:办公室约会(1 / 2)

推塔小分队 画未cici 6234 字 3天前

于洋虽然辞了职,却一直未曾闲着,一直忙于自己的公司业务。昨日安谧承诺说要将宁廷集团所有的办公室绿植业务交与他,今儿一大早他便接到了宁廷集团的人事部的电话,这不刚刚把合同给签了,正打算吩咐下去,便接到了安谧的电话。

经过昨夜之事儿后,二人之间的关系亲密上了许多,脑海中每每浮现她的音容相貌,他总会不自觉嘴角上扬。他瞧了瞧时间,竟已是晌午,到了饭点,便盘算着先去附近的商场排个队定个位置,等安谧来了便可以直接吃了。

虽已是八月,过了立秋,深圳的天空依然悬着火球似的太阳,云彩好似被烤化了也消失的无影无踪,整个城市像烧透了的砖窑,使人喘不过气来,草木都垂头丧气,像是奄奄等毙。

饭点时分,从大厦内稀稀落落走出几个人影来,才刚踏出一步,便又被那股恼人的炙热给赶了回来。

不少身着黄色、绿色等服饰的外卖小哥停下车子飞奔至大厦内,擦肩而过之时掀起一阵热风,心中又平添了几分胆怯。

虽是一片晴朗,路上持伞者却并非少数,在这样炎热的日子里,能够出门相见的人那都是过命的交情。于洋又给安谧打了个电话,提出要去接她,安谧却道自己已经在路上了,让他等着她。

商场里的中央空调温度开的很低,才抵达门口,便是一片冰爽袭来,颇有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。安谧感觉自己全身那因为先前的炎热而闭合的毛孔此刻都缓缓张开,如饿鬼般狼吞虎咽的吞噬着这周遭的凉意。

似乎每一座的商场的入口处都有一家肯德基,当踏入商场,她便瞧见于洋正坐在右手边的肯德基外面的椅子上,一双被月光亲吻过的双眸正向门口眺望,当瞧见她时,眼里的笑意都快溢了出来。

在深圳,中餐大都是随便对付,到了晚上,才是正餐,是故此刻虽然是饭点,但商场内的各大餐厅内却是空落落的,能够有窸窸窣窣的几个客人便已经算得上是热闹了,与晚上的门可罗雀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当安谧和于洋走过的时候,门口的服务员皆张着一眼汪泉,似选秀的秀女般等待着他们的临幸。当他们踏入西餐厅的时候,门口的店员原本百无聊赖的脸上忽然开起了一朵花,似乎中了五百万般喜悦。

虽然一整个上午都未曾进过一口食喝过一滴水,却是一点儿食欲都没有,安谧单手撑着脸,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西蓝花,看着对面的于洋。看来上午忙得很,他该是饿着了。

看着于洋狼吞虎咽的样子,安谧觉得自己吃这份牛排实在太浪费了,于是只切了一块,便把盘子推过去说:“不嫌弃的话,我这份也给你吧。”

于洋又给推了回来,怕她误会连忙说道:“我自然是不嫌弃的,但是我怕你饿着,我这份就够了。”

安谧:“所以你还是嫌弃了。”

于洋:“……”

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能自己将安谧面前的盘子拉了过去,用行动来证明一切。

安谧换了只手撑着脸,看着对方吃的一脸满足的样子,心中竟然也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幸福感的东西。若是每天都有人陪着自己吃饭,倒也挺有意思。

二人的午餐,却只是于洋一个人在吃,安谧除了喝了一点果汁便是拄着脑袋看着于洋吃饭。饭后走在路上,但凡是碰到饮料店和点心铺,于洋都会问上一声,“要不要买点什?”

而安谧却一直摇摇头,若不是她一直拉着他,他早就冲了进去。安谧是真的一点儿胃口都没有,她不想浪费粮食。

于洋的办公室在大厦17楼,并不大,在这里办公的只有三人,现在都在外面跑业务。所以此刻在这偌大的空间内,只有他和她。

于洋最近正准备上线一项新的业务,他打算做一款小程序,专门给深圳的白领们送花,你只需关注公众号,注册账户,每月支付99元,每个星期一的早晨都将收到一束鲜花,首次注册的新用户还将获赠一个花瓶。

于洋:“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?”

安谧点点头道:“很好,花这种东西,女孩子都不会拒绝的吧,而且每个月才99元,花很少的钱买一份惊喜,值得!”

于洋:“那你愿意做我的第一个用户吗?”

安谧眉眼一挑:“莫非你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扩展你的生意?”

于洋一把搂住安谧,将她的身子贴了过来,空气中一股淡淡的、甜甜的香水味儿蔓延开来,若一朵彩虹糖,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咬上一口。

于洋循着味道,探到她的脖间,炙热的呼气撩拨得她心里痒痒的,他轻轻落下一吻,“我更想让你成为我的老板娘。”

甜言蜜语的杀伤力没有一个女人能承受得了,安谧垂下眼睑,双手放在他的肩上。安谧穿着高跟鞋,与于洋正好可以肩并肩,她刚凑上去,他便会了意,一口含住那花瓣般的朱唇,伸出舌尖煽情地上下舔了舔,安谧的口红也是水果味儿的。

安谧眼神迷离,半是媚态,半是清丽,竟是叫于洋的喉间一紧,然后再也舍不得将视线挪开分毫……

安谧今天的这幅穿着本就露出了那精致的锁骨,靠得近些,还可隐隐约约瞧见那呼之欲出的酥胸,浑身被香水味儿沐浴过后的娇躯,温香软玉,凝脂雪肤,沁人香气幽幽的蹭过他的鼻端,若一颗颗彩虹糖,想要全部吃掉。

一阵撕磨后,他灵巧的舌头抉开她的牙关,快速入侵她的口腔,攫取里面的氧气。在于洋炙热的噬吻下,安谧那樱红的唇,轻轻的战栗着,仿佛夜色里含羞带露的一朵空谷幽兰,悄然绽放……

于洋揽住安谧的臀部,借力让其坐在桌子上,吻过她的唇舌,他一路向下,咬过她娇嫩的下颚,舔过她雪白的颈,辗转反侧间……

一阵年轻男女的嬉笑声从门外飘了进来,于洋瞬间停止了动作,二人皆眼神迷离,面色泛了红潮。

是于洋的员工正好从外面回来了,当他们踏入屋内的时候,于洋正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,而一旁立着一位清冷而遗世的女人,她正饶有兴趣的欣赏着桌子上的蔷薇花。见二人走了进来,那女人微微抬头,嫣然一笑间百媚横生。

那对年轻男女男的叫陈轩宇,女的叫莫笑笑,二人相视一眼,会心一笑,然后对于洋说道:“这位美女莫不是我们的老板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