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6天上掉馅饼(1 / 2)

“那你就跟我回我的宫殿吧”他,刚抱紧我娇小的身躯,打开翅膀飞上天的刹那,一个闪眼,俺,就不见了,徒留下某人手上还残留的余温。话说,俺还想体验一下用翅膀飞上天空的说。

眼睛一闭一睁之间,周围的环境就转换的不止一个档次,像是电影里面的场景切换一般,迅猛,快捷。我睁开眼睛,朝四周看看,果然那漆黑压抑的暗黑色空间已经不复存在,那空气里的味道,也刹那变得清爽而滋润,话说,那个别扭又臭屁的,黑发帅哥加堕落天使的家伙,也已经消失不见。低下脑袋,看着脖子里还挂着的那根项链,红色的晶石,包容着那根很有纪念价值的尾羽,不禁一阵感慨。要不是有它在,还真以为会是一个梦的说,那压抑的氛围实在是有够难受的,以后,再也不要去啦,虽然,那里有让人脸红心跳的堕落天使。

“嗷嗷嗷”小黑的大脑袋突然出现在俺的面前,那绝对黑亮的眼睛,看的我,一阵无语,乃是在诧异于俺的突然消失,和突然出现吗,话说,俺也不想吓你的呐,这一惊一乍的,乃要习惯的说,以上纯属个人猜测。它像是在说什么的样子,可是,跟动物,俺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沟通啊。

“契约了它,就能沟通了”链链的声音再次泛起。

“还来啊?!”话说,俺现在已经心有余悸了啊。

“你现在所契约的那四只,都处于幼生期,即使遇到了危险,它们也不能保护你的,放心,虽然小黑是只成年的魔狼,但是也只是三级,比小白差了不止一个档次,既然契约小白都没什么问题了,那么契约这只三级的成年魔狼,就半点问题都不会有的了”链链的声音,貌似还是很不得力啊,像是受了大累一般,缓慢而低沉。只是,乃是从哪里得出来的结论啊,所谓契约小白都没什么问题之类。

“你怎么了,还没缓过来吗”还以为是之前在宇宙黑洞?!里的缘故。

“不知道,力气像是又一次被抽空了一样。”解释了一句,就不在说话了,显然又是养精蓄锐去了,话说,这都是啥啊,一只扳指,也要养精蓄锐的???疑惑中。

想着链链之前说的话,觉得也没错,反正都契约了四只小的了,就来一只大的吧,事实上,现在这种情况还真是只有眼前这只大的才能派上用场啊,至于那些小的,给外面那些魔兽当点心都不够的,虽然俺暂时还没见过其他大型魔兽,但是,光凭我前世的那么些玄幻小说的熏陶,用脚趾头想想,都能想出个一二三。虽然,眼前的魔狼也不是很给力的说,但是,如今,资源有限啊,所以,本着了胜于无的心态,俺就大手一挥,将它契约了。

“主人,主人”额见的光束才窜入我的脑海,意识里面就出现一个女声,急切的询问着。

“是你在跟我说话?”我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小黑,问着。

“当然是我啦,我是小黑啊”小黑,显得很是愉悦。

“哦,小黑啊,呵呵”我,摸摸它的脑袋,笑着回答。现在终于不用进行肢体语言的沟通啦,话说,能够进行语言交流什么的,还真是最有爱的事情啊。

从地上爬起来,还好,没有来个从天而降,脸蛋着地这样,不堪入目的戏码,拍拍屁股上的灰尘,眼睛向四周瞄了瞄,可是,很奇怪啊,怎么就不见了那团白色的东西呢,我疑惑的四下里找了找,要说,对于毛茸茸的小动物,我可是很有爱的啊,话说,是个女生都喜欢的啦,太萌啦。只是,就连藏在一堆枯草叶下面的小小黑三号,俺都已经成功的发现了,可还是没找到那个白色的身影,话说,难道是也被我带到那个宇宙黑洞里去了?!

“小黑,有看见小白吗”我只好求助于山洞的主人。话说,怎么就不将我送到丘已的那个洞府呢,也就省去了接下来一切的危险旅途了啊,那寻找属性元素什么的,在珍爱生命面前,一切都是浮云啊。

“主人,谁是小白”小黑的疑惑的眨眨眼睛,要是这个表情出现在小黑宝宝脸上,那将会是有多萌啊。

我安奈住想入非非的思维,跟眼前的非人类进行进一步的沟通:“就是那白色的小家伙啊,我也契约了的啊”话说,动物应该也认识颜色的吧,是吧,是吧。

“因为它害的主人突然消失了,我就把它扔掉了”小黑,轻描淡写,外加义愤填膺的解释着。

啥意思,啥意思,难道它是在说,因为是小白害的我,突然消失了,所以,感到非常气愤的小黑,就将它扔掉了?我是该高兴于小黑的忠心耿耿,护主心切,还是该担心于将来它们之间的同伴不和?!现在,它们都是俺的魔宠了说。

“那个,那也不是小白的错啦,呵呵呵”我傻笑着,“你还是带我去把它找回来吧,怎么说,它也是我的契约魔宠啊”见到小黑那么的不待见小白,俺也是一阵无语,话说,乃们两的名字就够有爱的,怎么现在成这样了呢。

“是的,主人”虽然,小黑不是很情愿,但是,作为它主人的我的话,还是不能不听的,说完,就领着我,往外面走去。

干嘛就不像之前一样背着我去呢,这慢慢悠悠的样子,显然,人家还是有点抵触情绪的,话说,乃是想让它在外面多受些罪是吧,乃就是很不爽它,是吧,丫丫的,这里的动物都成精了的吧,这明显的人类心理都表现的那么自然,真是,让我这个正宗的人类感到压力很大啊。悄悄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渍,我不禁在心理吐槽。

总不能这么干巴巴的走着,那速度,根本不能和来时相提并论啊,天与地的差距啊,我决定,和这只小黑聊聊,关于,它们将来的问题。

“那,小黑,你们现在就是我的魔宠了啊,那么就必须跟着我走了啊,你,愿不愿意啊”我决定,很仁慈的,征求当事人的意见,话说,在我这里,动物也是有主权的。乃这话,不觉得有些马后炮了吗,在契约之前乃怎么就不问清楚的说。呵呵呵,之前不是没法沟通吗,乃知道什么啊,难不成乃就可以跟它大眼瞪小眼的进行交流。鄙视ing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