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宫宴 ?是作妖大会!(1 / 2)

顾凌昭心口猛的一阵疼痛,手紧紧的抓着心口,脸色瞬时间变得惨白,额上的冷汗渗了出来,嘴里不住的呢喃着那几个锥心刺骨的字。

她恨我······

不知过了有多久,心口处的疼痛才渐渐消失,顾凌昭脸色恢复一点,左手撑着桌子,右手抓着心口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突然外面传来喝声。

“皇表哥,皇表哥···”

顾凌昭立马收敛了痛色,恢复了原本的风轻云淡,高贵优雅。

“什么事,大呼小叫的干什么?”

顾元萧气呼呼的跑进来,见顾凌昭跟个没事人一样坐在上面,火更大了。

“皇表哥,容姐姐没得罪你吧,你竟然让她一个弱女子去当什么诱饵,万一她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,我就知道容姐姐嫁给你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”

顾凌昭诧异。

这小子还会给别人讨公道,一般不是别人向他讨公道?

顾凌昭淡淡说了一句:“弱女子?”

顾元萧一下子尴尬在原地了,眼神躲躲闪闪。

“就、就算容姐姐会一些武功,可是面对那么一个彪型大汉,容姐姐怎么可能会打的过他。”

身后又传来一道揶揄的声音。

“这你可就错了,你的容姐姐身手可了不得,还没等我们动手,他就被你的容姐姐放倒了。”

顾元萧呆滞:“什么?”

俞浩初接着说:“本来以巴尔顿的身手,以我和耿忠的身手合力将他拿下应该不成问题,可若是让我一个人对付他,还是有些棘手,可是,元萧啊,你知道吗,一招,仅仅是一招,你的容姐姐就把他给制服了,你说厉不厉害。”

“你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“那还有假?”

“哦,那,那,我······”

顾元萧纠结自己刚刚想问什么,俞浩初冲着顾凌昭一眨右眼,风情万种中又带着风骚,邪邪的笑着。

“好了,你什么你,有这点时间还不如过去安抚一下你的容姐姐。”

顾元萧抬头看了一眼俞浩初,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,但自己又说不出来,低着头灰溜溜的转过身,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回过头来连忙走到顾凌昭面前,神色极其认真严肃。

“皇表哥,容姐姐真的很好,我曾经问过她对你的看法,她说······”

顾元萧回想起当初霍念容说顾凌昭时的神情,有不忍,有无奈,有敬仰,有崇拜,但更多的是心疼。当时顾元萧很好奇,感觉霍念容好像很了解顾凌昭,好像他们很早就认识,最后她否认,只说是道听途说。

顾凌昭微低头,眼神深邃,不知道在看什么,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顾元萧说完半天,整个屋子都是寂静,就连一旁的俞浩初也默不作声,低头若有所思,顾元萧见状也不敢出声。

顾凌昭打破这寂静说:“她,当真是这么说的?”

“嗯,我一字不落的全记着呢,你也知道我的记忆力可是很强的。”

又是一阵寂静,甚至有些压抑,顾元萧深吸一口起说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声的不是顾凌昭,是俞浩初,

顾元萧闻声向他的方向看去,只见他低头思索着,很认真,额前的碎发散落下来,刚好落在眼帘处,与他长长的睫毛相接,在眼睛下投出了一片阴影,碎发好像弄得他很不舒服,顾元萧脚步不由自主的向他的方向迈了一步。

刚迈出一步,顾元萧猛的惊醒,赶忙又收了回来,慌忙的看了他一眼,转身急速离去。

听到急忙的脚步声,俞浩初抬起头便看见了顾元萧落荒而逃的背影。

这个小屁孩,急什么。

这时,俞浩初听到顾凌昭低声喃喃道:

“不是神,是一个人······”

俞浩初出声唤道:“凌昭。”

顾凌昭的思绪被拉了回来:“嗯。”

“她,好像还挺了解你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,怎么想,就这样一直下去吗?一直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。”

“我们都觉得这样挺好。”

俞浩初与霍念容未曾相处过,并不了解她,此时感到惊讶:“难道她愿意和你一直这样下去?”

“嗯。”

俞浩初感觉自己三观要崩塌了,望着顾凌昭的脸,他知道顾凌昭不是在说笑,是认真的,暗暗腹诽。

要是我有这么一个大美人做妻子早就吃抹干净了,还留在一边当花瓶观赏吗,唉,什么时候我也可以有一个貌美如花,贤良淑德又善解人意的娘子啊。

“阿嚏。”在去将军府的顾元萧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喷嚏。

难道我又感染风寒了?

顾元萧甩了甩头,抛去脑中乱七八糟的东西,加快赶去将军府。

还没到桃苑的门口,就大喊大叫起来。

“容姐姐,我来看你了,容姐姐····”

霍念容和清歌正在院子里闲聊,一下子就听到了这突兀的叫喊声,顾元萧兴高采烈的跑了进来,一到门口就看见两个美人端坐在院子里,但是清歌的容颜在霍念容的映衬下就暗淡失色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