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,滔天阴谋。(1 / 2)

毛熊国,黑海,某冰川废弃军事基地。

万米高空中,一架标志着毛熊国标志的il-112v军用运输机快速的飞到了,冰川周围。

运输机内部,一队全副武装的毛熊国精英特种部队,正站在机舱腹部的舱门前。

随后,红灯亮了起来,驾驶员通过喇叭说道:“30秒后到达目标空降地点,做好准备。”

……

四天21小时前,毛熊国总统车队。两辆重型装甲车护航着三辆警车和一辆的s600-pullman防弹车,车队在,荒无人烟的严寒地区行驶着。

“ckoльkoeщeвpemehn,kapaвnч?(还要多久,卡拉维奇?)”穿着,一身黑色西装的沃斯特问道。

一旁的卡拉维奇说道:“Гocпoдnhпpe3nдeht,cлnшkommhoгocheгa,naвtokoлohhacnльhocдepжnвaetcr,nhжetпotpe6oвatьcreщeoдnh统先生,风雪太大,车队的速度严重受阻,我们可能还需要一个小时,才能到那里。)”

沃斯特略有所思的抹了抹窗户看向外面,外面的暴风雪越来越大,他心里莫名感到了一种紧张,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。

一旁的装甲车里面,一个正在擦拭着弹药的毛熊国标准大汉对着另一个毛熊国大汉说道:“Эtor,koгдar6ылteлoxpahnteлem,вctpetnлcamyюxyдшyюпoгoдy,he3harпoчemy,чto-tohetak,kaлaф,mыдoлжhы6ыtь6oлee6дnteльhыmn,kapaвaф!(这是我当总统保镖以来,遇到过最恶劣的一次天气了,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有点不对劲,卡拉夫,我们需要提高警惕,卡拉夫!)”这名士兵见同伴,许久没有回应,便警惕的放下手头正在保养的机枪子弹链。皱紧眉头小声的试探的问道,“卡拉夫,你睡着了吗?”

他来到了卡拉夫身边,拍了一下他的身体,瞬间卡拉夫的,身体便直接倒了下去,胸口还放着一个定时炸弹,而定时炸弹的数字,已经变成了:2,1……

声爆炸声响起,在车队左边护航的装甲车直接腾空飞起,向一旁滚了过去。

沃斯特立即看了过去,只见车队后方留下了,一辆爆炸后的重型装甲车的残骸。

卡拉维奇作为沃斯特的第一保镖瞬间就用手护住了沃斯特,并掏出了手枪。

但是所有人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时,右边的一辆重型装甲车也瞬间爆炸,随着“轰”一声爆炸巨响,右边的装甲车也翻滚了过去。

只是这次不怎么好运,一辆护航的警车,瞬间被砸过来重型装甲车砸到了,瞬间车内所有人毙命。

卡拉维奇拿出对讲机大喊道:“敌袭,所有人拿出武器,车队立即停止行动,就地防卫。”突然他眼球一惊,在漆黑的道路上,一没带着火焰的火箭弹朝着这辆车飞了过来。

卡拉维奇再次用手护着沃斯特,并蹲下,他大脑瞬间就运转了起来:车队爆炸说明之前这里的敌人就做好了准备,可能是c4高爆炸药。从对面的火箭筒来看,这里绝对有埋伏。

沃斯特赶紧拿出了拿出了核弹密码箱,拿出一个手铐将自己的右手和箱子靠在一起。

他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专用微型求救器,按下了总统遇袭的红色按钮,然后拿出一个公文包,将公文包变成了一个盾牌,保护起了身后的毛熊国总统。

车队立刻全部停下,警车里的警察全部拿起武器,下了车警惕的搜索着四周的敌人。

卡拉维奇从后备箱拿出一把an94,从背后掏出一把手枪,递给沃斯特总统说道:“总统,这把枪拿给你防身,你在车里呆着,我去外面寻找敌。”

不等沃斯特答应,卡拉维奇,赶紧打开车门跳了出去,然后关上车门。

“呼拉维奇给身边的警察打了个手势,等到对方点点头后,自己便端着an94步枪向着装甲车方向走去。

突然他的眼睛发现前方一个目标,他不做声,慢慢靠近,一只手偷偷拿出腰间的匕首,若无其事的往装甲车方向走去。

在经过目标趴着的地面时,拉维奇闪电般的拿出匕首,向目标的后背刺了过去。

趴在地上的敌人吃痛的瞬间站里了起来。这时,借助警车车灯的照射,卡拉维奇发现面前的敌人竟有四个手臂,流出来的血液是呈绿色的。

他眉头一紧,左右摇了下头,直接抡起an94,二话不说,对着面前的怪物就是一通扫射。

在打完一个弹匣后,敌人早已经不甘的倒了下去。

卡拉维奇从腰间的战术腰带中拿出一个满配的弹匣,将已经打空的弹匣丢到一边,装上新弹匣,仔细的查看起来这个长得像人,确长着四个手臂的家伙。

卡拉维奇将已经死透的尸体翻正,只见眼前的袭击者,穿着一个不知名的军服,上面刻画着一个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怪物头颅。

将他身上的装备检查一番后,他只发现了一个普通的铁拳火箭筒,和一把造型怪异的步枪。

忽然身后传来枪声,他赶紧回头,他最后的记忆就是一个枪托砸在了他的脑门上,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两个同样长着四只手臂的袭击者,毫不犹豫的拿起手中的能量枪械,对着倒在地上卡拉维奇直接开火补枪。

“咻……”

……

与此同时,毛熊国,克里姆林宫。

一个男人推开会议大门,走了进来,用几块的语速锐在座的所有人说道:“两分钟前,总统的紧急遇险报警器发出求救信号,整支前往西伯利亚的总统车队全部遇险,救援部队到达遇险地点时,简直车队除了总统,包括王牌保镖卡拉维奇,无一幸免,全部死亡。总统也被袭击者劫持了,根据我们放置在总统身上的微型定位仪数据显示,他们已经进了了黑海,最终地点待定。”

曼切尔总理炮竹一般将所有话全部说完。

“先生,我们的特勤队应对组已经出击了。”陆军指挥说道。

“先生,黑海舰队已经预热完成。”海军总指挥说道。

“先生,毛熊国空军已经全部准备完毕,随时可以起飞。”

“很好,先让特战队就出总统,然后再对敌人进行火力覆盖,不管是谁绑架了我们毛熊国总统,就是在挑起战争,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他们。”总统严肃的回答道。

……

“哔……”绿灯闪开了,舱门慢慢打开,指挥官大声说道:“救出总统后,拿出你们的信号枪,空军会接你们的,届时黑海舰队将会这里进行覆盖性轰炸,再重复一遍,这是为了我们的国家。乌拉!”

“乌拉……”特战队员们大喊。